• 特殊教育图书 微小板块仍需多角度培育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实习记者 张 琼

    近年来,社会各界对身心障碍人士的关切度逐步提升,出版界也从不同选题角度切入,使得特殊教育类图书这一微小板块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从参与力量上来看,除了专业从事残疾人读物出版的华夏出版社和中国盲文出版社外,北京大学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郑州大学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等也对这一类别的图书有相对深入的开发运作。

    专著、教材、普及读物各有所为

    眼下,特殊教育图书虽数量不多,但在专著、教材及普及读物方面都呈现缓步增加态势。仅今年以来就上市了北大社的自闭谱系障碍儿童早期干预丛书、华夏社的《孤独症和相关沟通障碍儿童治疗与教育》、《特殊儿童随班就读师资培训用书》、残疾领域阳光心灵史诗系列之《告别藏在衣服下的自己》及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当爱遇上孤独》等。值得一提的是,部分社还以特色书系的形式集中推动此类图书的开发。

    据北大社教育中心李淑方介绍,该社先后策划出版“21世纪特殊教育创新教材特殊学校教育·康复·职业训练丛书自闭谱系障碍儿童早期干预丛书等书系。其中,“21世纪特殊训练教材3个系列22种图书,是一套代表国内特殊教育领域较高水平的系统而完整的丛书。南京师大社已申请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4项、国家出版基金项目1项,包括特殊儿童教育与康复文库残疾人社会融合及支持体系研究中国残疾人职业教育就业服务30余种图书,并在牵头做一系列特殊教育系列高校教材20余种。

    郑州大学社在医学专著、教材、大众读物三方面均开发了相关品种,如《孤独症儿的疗育》、《手语翻译概论》等。天津教育社从2006年起涉足该类图书,在推出《聋校语文读与写》、《爱聋实用手语》等特殊教育学校使用的教材之外,还出版了特教教师的专著、随笔等。该社孙丽业表示,最先推出的全国特殊师范教育专业课规划教材至今仍在销,并且有一部分图书每年都会重印。华夏社与盲文社作为该领域内的专业出版力量在品种规模上优势凸显。

    据华夏社特殊教育编辑部刘娲介绍,该社自1986年成立以来,已出版数百种针对各类残障人士的图书,如康复医学领域的《偏瘫康复治疗技术图解(第二版)》、《图解特殊坐位与座位》等专业图书,《中国手语(修订版)》、《中国盲文》、《特殊教育辞典》等工具书,《听障宝宝做游戏》、《咿呀学语课业手册》等聋儿早期康复图书及涉及孤独症儿童的丛书。

    据盲文社副总编辑沃淑萍介绍,该社出版的相关品种主要包括:每年根据盲教要求出版的160多种盲文版、大字版和有声版中小学、大中专及各种职业培训教材教辅,由北京盲校、新疆盲校等学校编写的多部校本教材和特教研究著作,列入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的学术专著《简明特殊教育百科全书》等,由国家出版基金支持出版的盲人按摩师职业技能提高丛书23种),与香港盲人辅导会合作的视障教育研究丛书。该社还出版了盲人作家撰写或者记述优秀盲人代表人物的普及性读物,如《妈妈,我是你的眼》、《逆境》、《你可以不完美》等。

    据记者了解,相关出版社对于今后的产品开发也有一些设计。北大社将推进立体化思路,配合视频类资源,继续开发理论与实践应用相结合的图书。在《孤独症儿童行为管理策略及行为治疗课程》、《语言行为方法——如何教育孤独症和相关障碍儿童》、《图解脑瘫康复技术与管理》等品种基础上,华夏社将着重继续完善康复医学板块产品线。

    产品开发与市场推广待挖潜

    特殊教育图书虽属于开发种类相对少、发行量小的小众图书,但各社在选题开发上也下足了功夫。李淑方说,北大社在编写“21世纪特殊教育创新教材4年多时间里,丛书编委会在北大社与主编单位的资助下分别在南京和上海召开编写工作会议。据南京师大社总编辑徐蕾介绍,该社在选题策划之前对中国残疾人、特殊教育现状等进行大量研究,目前有一个专门的事业部对特殊教育图书进行研发出版。

    但是,这类图书开发也面临一些实际问题。孙丽业分析,市场规模小、读者分散、投资回报率低等使原本就小众的板块面临后续开发乏力的困境。业者一致表示,我国特殊教育研究尚待进一步深化,特教作者资源相对匮乏,资深的特殊教育研究专家较少;一些特教教师虽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但缺乏著述经验,而从事康复医学的医生或医学院教授则平时较忙,编写期和磨合期较长,这也放缓了该类图书的开发速度。沃淑萍表示,像盲文社还要考虑盲人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数字化所带来的选题策划及阅读方式转变等问题。

    在开发产品的同时,各相关出版社也通过多种途径对产品进行推广。如北大社主要通过在设有特教专业的高等院校进行宣传、向特殊学校寄送资料、网络推广等方式进行图书推广,同时充分发挥院校作者的宣传作用。华夏社定向向专业机构、团体发放相关书讯,通过自媒体网络平台建立营销网络,并依靠部分专业人士及机构对产品进行推荐。盲文社通过盲文图书馆及各地分支馆、残联和特教学校系统以及盲人集中就业与教育的机构等多元化的渠道,向盲人群体推送图书。天津教育社已同1700所特教学校、近100所有特教专业的大中专院校、几千家自闭症康复机构以及各级残联、民政、教育主管部门的相关业务部门建立了联系,从而找到特教类图书的购买者。

    记者从残疾领域阳光心灵史诗系列的策划者、40多位残疾作者的指导老师张大诺处了解到,经常有一些家长为心理或身体发育有障碍的孩子来向他找书,因为他们在市场上找不到合适的读物。张大诺认为,全国8000多万残疾人,对特殊教育读物有刚性需求。如果图书策划好、推广好,基本可实现一两万册的销量。问题在于,大多数残疾人行动不便,不能通过传统方式购买图书。他建议,现在大部分残障人士都会上网,如果出版社可转化思路充分挖掘网络资源,让更多残疾人了解相关图书的出版信息,销量应该比较可观。在这一便利通道的基础上,各种宣传渠道也要尽量叠加组合。据了解,残疾领域阳光心灵史诗系列已出版20种,最新2种即将出版。作者演讲、书店在全国助残日及国际残疾人日等举办的特别活动等方式都对该系列图书的宣传起到了助推作用。

    本文原文刊载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4819日 第2068期第10

    下一篇:



    专家论谈